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犯罪状态
文章列表
司法实践中如何处理共同犯罪案件中的中止犯 共同犯罪金额的认定
2021年6月23日  深圳知名刑事律师

 苏明飞律师深圳知名刑事律师,现执业于北京德和衡(深圳)律师事务所,法律功底扎实,执业经验丰富,秉承着“专心、专注、专业”的理念,承办每一项法律事务、每一个案件。所办理的案件胜诉高,获得当事人的高度肯定。在工作中一直坚持恪守诚信、维护正义的信念,全心全意为客户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

  

司法实践中如何处理共同犯罪案件中的中止犯

  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根据共犯理论,共同犯罪各犯罪行为人之间具有共同的犯罪故意和犯罪行为,即共同的犯罪行为是一个统一的有机整体。由于共同犯罪使各犯罪行为人的行为形成一个相互联系、相互支持、互相配合的统一整体,各共同犯罪人的意思实现了相互联络,整个共同犯罪行为人的犯罪意志和犯罪行为都融为一体,共同犯罪行为人相互依赖、相互作用,各共同犯罪行为人都必须对共同的犯罪结果负责,每一个犯罪行为人的行为不仅仅是受自己意志的左右,同时还必须受整个犯罪集体的左右,不可能像个别犯罪那样具有较强的独立性。因此,像个别犯罪中的行为人那样可以任意中止自己的犯罪行为的情况,在共同犯罪中就不是那么简单了。由于各共同犯罪人都要求对共同犯罪的结果承担责任,如果共同犯罪中的某一共同犯罪人要中止犯罪,他不仅要打消自己的犯罪念头,停止自己的犯罪行为,同时还要防止整个犯罪结果的发生。如果某一共同犯罪人主观上放弃了犯罪意图,客观上也消极地停止了自己的犯罪行为,但对于共同犯罪所要产生的危害结果没有采取积极的防范措施,这说明行为人在主观上并没有中止犯罪的意图,不符合中止犯的有效性要求,仍然属于既遂犯的范畴。例如,杨某、聂某、周某三人共同商议实施盗窃公司财务室现金的犯罪,三人准备了打开保险柜的作案工具,在深夜进入财务室后,正准备动手撬开保险柜,这时,聂某因心理害怕,便悄悄地离开了作案地。杨某、周某继续实施盗窃行为,从该公司财务室保险柜中盗走现金3 万元。分赃时,聂某没有分得赃款。该案在处理时,对于聂某的行为是否成立中止犯,有两种不同意见。一种意见认为聂某的自动放弃盗窃的行为构成犯罪的中止行为,理由是:聂某虽然参与了共同犯罪,但聂某中途自动地放弃了自己的犯罪行为,且没有参与杨某、周某盗窃后的分赃行为,应当以犯罪中止论处。另一种观点认为,聂某虽然自动地放弃了盗窃行为,也没有参与杨某、周某盗窃后的分赃,但这并不是聂某构成犯罪中止的全部要件,因为在共同犯罪活动中,共同犯罪人必须对共同犯罪结果承担责任,每一犯罪人在中止自己犯罪行为的同时,还必须采取防止犯罪结果发生的积极措施,否则,就不能构成犯罪中止行为。本案中的聂某虽然自动地放弃了自己的犯罪行为,但对于犯罪结果的发生并没有采取积极有效的措施,而是消极地听之任之,这是聂某不能以中止犯论处的关键所在,因此,聂某的行为不应当以中止犯论处。我们认为后一种意见是正确的。


  对共同犯罪中止犯认定的理论基础是犯罪的不作为理论。在共同犯罪中,一行为人自动放弃自己的犯罪行为,而不积极地采取措施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从刑法的意义上讲,这是一种消极的不作为行为。撇开前一阶段行为人的积极犯罪行为,仅就后一阶段来看,行为人的行为与刑法所规定的不作为犯罪的性质基本相同,都属于刑法中不作为犯罪的不作为行为。这是因为,在犯罪中止行为中,行为人中止犯罪是以自己先前的犯罪行为为前提条件的,行为人的犯罪行为是行为人中止犯罪的义务前提,这个义务前提决定了行为人要成立中止犯,就必须严格履行自己的义务,如果行为人没有履行自己应当履行的义务,造成了危害结果的发生,这就是犯罪的不作为。所以,犯罪行为人仅仅自动停止其犯罪活动,而不采取有效的措施去防止犯罪结果的发生,就不能以中止犯论处。







  但是,司法实践中在处理类似中止行为的时候,也要注意其中一些特殊情况。一种情况是行为人的防范措施没有能够阻止犯罪结果的发生,应当如此认定。由于共同犯罪不是以一个人的意志和行为所左右的,共同犯罪中的某一行为人虽然采取了积极防范措施,但犯罪结果仍然由于其他犯罪行为的努力而发生了,对于这种情况,应当根据行为人的主观努力和客观行为来确定,如果行为人主观上确实具有中止共同犯罪的意图,客观上也采取了力所能及的行为,只是由于其他犯罪行为人的行为导致了危害结果的发生,对实施了中止行为的犯罪人仍然应当以中止犯论处。第二种情况是在某些共同犯罪案件中,共同犯罪人的行为彼此互相独立,犯罪人在中止犯罪行为时无法采取防范措施来阻止其他犯罪行为时,这时的中止行为原则上也应当视为有效。例如,共同实施脱逃罪,犯罪分子彼此从不同的房间脱逃,在临逃前,其中一个犯罪分子自动放弃了脱逃,但由于无法与另外的犯罪分子沟通,没有及时采取防止结果发生的措施。对于这种类似情况,也应当根据实际情况以犯罪中止论处。还有一种情况是,在共同犯罪中只有一个实行行为的犯罪,如果实行犯自动中止犯罪行为,该犯罪结果就可以避免发生,对于这种情况,只要行为人中止了自己的行为,就没有采取防范措施的必要,也不存在消极与积极之分,应当以中止犯论处。例如,某甲与某乙共同商议杀害某丙,由某甲出面盗窃民警枪支,某乙持枪去杀害某丙。某乙在杀害某丙的过程中自动地中止了杀人行为。由于某乙的中止行为,不可能导致杀人行为的发生,对于某乙的中止行为,就应当以中止犯论处。







共同犯罪金额的认定

  第一种做法是根据第二十六条第款规定;对组织、领导犯罪集团的首要分子,按集团所犯的全部罪行处罚;;第款规定;对于第款以外的主犯,应当按照其所参与的或者组织、指挥的全部犯罪处罚;。由此认为主犯的犯罪金额也就是其参与的全部共同犯罪的金额。对于从犯、胁从犯,认为分赃金额代表了他们在共同犯罪中的作用和地位,因此将分赃金额确定为犯罪金额。


  第二种做法是以犯罪人犯罪故意所指向的、并为其犯罪行为侵害的总额为标准。比如,共同诈骗案的任何一个犯罪人犯意所指向的均是被害人的一定数额的钱财,且共同造成了被害人被骗的犯罪结果。其立案标准应以被骗总额计算,而不能以分赃所得计算。




共同犯罪形式


构成共同犯罪的条件


相关知识:


共同犯罪人的分类标准

  各国立法对共同犯罪人的分类可谓五花八门,但从采用的分类标准上看,却不外乎两种:


  1.分工分类法:即按照共犯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分工或行为的形式进行分类。分为:正犯 教唆犯帮助犯组织犯


  2.作用分类法:即按照共犯人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大小进行分类。分为:主犯从犯胁从犯


  这两种分类方式应当说各有利弊。分工分类法能够客观地反映各共同犯罪人在共同犯罪中的实际分工及其联系形式,可以很好地解决对共同犯罪人的定性问题。但是对共同犯罪人予以分类的目的是为了正确确定各共同犯罪人刑事责任的大小,而刑事责任大小取决于各共同犯罪人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大小,行为的社会危害性大小取决于其行为在侵害法益过程中所起的作用大小,分工分类法不能充分的揭示各工作犯罪人在共同侵犯某种法益的活动中所其的作用,难以很好地解决对共同犯罪人的量刑问题。因此,从纯粹采用分工分类法的国外立法例来看,对于;教唆犯;只能规定;依正犯处罚;,无法体现教唆犯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实际作用大小,对刑罚轻重的影响。


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共同犯罪的相关知识,小编为您推荐:


共同犯罪的特殊问题


共同犯罪人的刑事责任









来源: 深圳知名刑事律师  Tags: 司法实践中如何处理共同犯罪案件中的中止犯,共同犯罪金额的认定


苏明飞——深圳知名刑事律师

13728808944

扫描二维码

掌上律师解烦恼

友情链接 深圳律师 深圳律师所 

微信扫一扫

掌上律师解烦恼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1 版权所有 深圳知名刑事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13728808944 网站支持:大律师网 网站地图